<small id="iawfo"><strike id="iawfo"></strike></small>
      <samp id="iawfo"><output id="iawfo"></output></samp><ruby id="iawfo"><video id="iawfo"></video></ruby>
      <span id="iawfo"></span>
      <samp id="iawfo"><i id="iawfo"></i></samp><optgroup id="iawfo"></optgroup>
    1. <track id="iawfo"><em id="iawfo"></em></track>

          <span id="iawfo"><output id="iawfo"><b id="iawfo"></b></output></span>

          詳細

          您當前位置:首頁 > 專欄 > 營銷微視界 > 詳細

          貿易背后的邏輯

          來源:中國廣告   |   作者:陸亦琦   |   時間:2019-07-22

                中美貿易摩擦是近期最熱的一個話題,圍繞中美貿易摩擦展開的討論也是多維的,這其中有不少以國家與民族為界的情緒,但也不乏理智的分析。貿易摩擦只是浮出水面的表象,背后的邏輯才是產生這些現象的關鍵。


                人類之所以有貿易,無論是商品之間的物物交換,還是商品與貨幣的交換,其本質是社會分工的不同,而社會分工的不同是由生產效率所致。舉例來說,中國工廠生產一件襯衫人工加材料只需2 美元,而美國工廠生產同樣一件襯衫需要10 美元。因為襯衫并不是做出來馬上要消費,過期會壞掉的商品,所以商場就會傾向于不遠萬里從中國進貨,并以具有市場競爭力的價格,賣給本國消費者。在既往開放性市場思維主導的時代,這就是一個自然進化與演繹,久而久之,中國在全球制造業所占的份額就越來越高,因為我們的企業與工人的確生產出了具有性價比的商品,提供給全球各地的消費者,雖然像日本、德國這樣的工業大國仍然在某些工業、工藝領域有獨到之處,但畢竟中國企業已經能夠滿足絕大多數消費者的日常需求,當優勢隨著規模擴大而不斷上升,效率進一步得到提升,最后導致其他國家已經很難跟進。從純粹的市場經濟角度,這一點也不復雜,只是全球經濟進一步分工,提升人類總的生產效率之必然。


                但在特朗普這邊,作為一個像美國這樣的大國領袖,他有他的競選承諾,他當年競選時,支持者中有相當一部分來自“鐵銹帶”美國中西部的產業工人,對于他們來說,自己的技能就是如此,成本也低不下去。他們選特朗普很大的一個原因是認同特朗普的“保護主義”思維,以為只要能筑起一道實體或無形的墻(貿易壁壘),他們的工作就能保住,或者至少短期內不至于失去。




                假如我們將貿易保護主義拆解開來看,就不難發現,并不是哪一方提升了關稅,就能夠獲利。事實可能剛好相反,提升關稅后:部分效率不如外界的企業得以生存,但代價是本國的消費者以更加昂貴的價格來補貼這些低效率的本國企業,這基本上是一場零和游戲。從政府的角度看,這部分加征的關稅雖然是額外收益,但來源并非海外,而是本國消費者。在提升了關稅后,部分海外企業可能因為競爭力被抵消,而不再向高關稅國家出口,部分可能會倒閉。但這不是說,高關稅國家就是無損的,相反,它可能是工業界獲利了,但原本能出口的農業就尷尬了。從社會分工與生產效率看,美國中西部大規模的農業機械化效率是中國無法追趕的。本來大家可以分工的方式,各取所需,使得本國消費者利益最大化,而效率低下的企業要么自我改進提升,要么被時代所淘汰,這就是自然規律。


                巴菲特可能是全世界最成功的投資人,但在早年的投資生涯中也同樣犯過違背經濟規律的投資,他最失敗的投資案例就是今天他的投資公司名Berkshire Hathaway,這原本是一家襯衫廠的名字,當年因為受到亞洲四小龍更高的紡織品生產效率沖擊,位于美國本土的襯衫廠Berkshire Hathaway 日子不好過,在股票市場上更是日薄西山。但習慣于看報表投資的巴菲特認為其股價已經足夠低,具有投資價值。后來……就沒有后來了,Berkshire Hathaway 襯衫廠最終倒閉,其名字就成了巴菲特投資公司的名字,或許是留個紀念,或許是引以為戒吧。任何有違經濟規律的舉措都有代價。


                當然,中美貿易摩擦可能不僅僅在紡織品產業層面,由于近年中國工業的快速崛起,已經在半導體硬件等領域凸顯出來,甚至在部分領域已經超越美國。這可能在政治上給美方造成了一定的戒備心,對于中國的崛起有所顧忌與防備。近期華為在5G領域的遭遇,可以說是這種顧忌的集中體現。


                日本在二戰后,作為一個戰敗國加入了歐美陣營,起初這種關系與信任也是有些微妙的。在日本摩托車以靠譜的質量與低廉的價格逐漸占領美國市場時,美國本土的摩托車產業就有些頂不住了,首先Indiana 摩托車公司倒閉了,品牌也就此消失了;剩下的Harley Davidson 哈雷只能尋求美國政府幫助,以貿易壁壘的方式提高日本摩托車關稅,以達成保護其繼續生存的空間。那次加給日本摩托車企業的關稅,的確救了哈雷,之后它慢慢緩了過來,并因為其經典的品牌,不僅在美國本土做得很好,也在日本與其他國家擁有了一大批忠實粉絲,哈雷最終主動向美國政府提出申請,請求美國取消對日本摩托車加征的關稅,因為它自己已經一點也不擔心與日本企業的競爭了。當然,這種高大上的舉措,雖然贏得了公關加分,但其實企業的絕大多數行為都與商業目的密切相關,此時要求在美國本土取消對日本企業加征的關稅,恰逢哈雷自己的國際化進程,它也要以最有競爭力的方式進入日本,當然不想被日本政府加征關稅。


                當然,貿易背后最重要的邏輯還是社會分工的問題,各國由于在不同商業領域的效率不同,就會在規律主導下承擔不同的分工,貿易壁壘只是暫時的;扶持本國的低效企業,或許能幫助部分企業起死回生,比如哈雷,但更多的可能還是像Berkshire Hathaway 這樣的企業,終究難逃退出歷史舞臺的宿命。

          周閱讀排行

          • 話說廣告KPI

            KPI這個詞在廣告業中出現頻率很高,它是把績效評估簡化為對幾個關鍵指標的考核,并以此作為評估標準。

          • 碎片化時代如何做品牌傳播?

            在耍花腔的年代學做品牌,要上的第一堂課就是追本溯源。最近在易居內部有一場聽起來“小眾”而規模不小的活動,全國 32 城品牌條線的年輕人集合在一起做了一次內訓,而我也成了大家最想請來上課的講師。大家可能比較熟悉的是我作為易居創始人的身份,但換個維度,從品牌角度來看的話,我可以說是易居品牌的創始管理者。

          • 廣告圈里的創業

            創業這個詞最近很熱,不但出現在新聞中,就是在老百姓中也有眾多關注者,街頭巷尾、茶余飯后,大家的話題多少會扯到一些。一些人通過創業獲得了財富,也闖出了一些名氣,周圍的人看著不免眼紅手熱,禁不住躍躍欲試,敢于嘗試、勇于嘗試的人越來越多,再加上政府的鼓勵與引導,于是就形成今天這股浩浩蕩蕩的創業大潮。

          詳細頁的廣告

          本周推薦

          第二排廣告
          在线网站你懂得老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