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iawfo"><strike id="iawfo"></strike></small>
      <samp id="iawfo"><output id="iawfo"></output></samp><ruby id="iawfo"><video id="iawfo"></video></ruby>
      <span id="iawfo"></span>
      <samp id="iawfo"><i id="iawfo"></i></samp><optgroup id="iawfo"></optgroup>
    1. <track id="iawfo"><em id="iawfo"></em></track>

          <span id="iawfo"><output id="iawfo"><b id="iawfo"></b></output></span>

          詳細

          您當前位置:首頁 > 專欄 > 老勾新談 > 詳細

          算法,是黑洞?

          來源:中國廣告   |   作者:丁俊杰   |   時間:2019-08-01
          伴隨著互聯網、大數據等概念在近兩年的熱度上升,算法也成為各方關注的一個熱詞。對于算法這個概念的看法和態度,大致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認為算法的使用大大提高了信息傳播的效率與到達的效果,尤其是在信息類別與用戶的差異化需求匹配方面具備了前所未有的能力;另一類是認為算法的使用在實際傳播中形成了一道認知門檻,使得普通公眾無法清晰了解其中的運作流程,好像是在面對一個無法看到內部的黑洞。隨著互聯網服務的逐步普及,人們在享受技術所帶來的紅利的同時,也在本能上開始質疑技術可能帶來的負面效應。在這些反思和質疑中,與算法這個概念最為相關的就是算法黑洞,今天我們就來談一談。


                一、存在的合理性


                將算法視為黑洞,是一種形象的比喻。因為大家看不懂,就像黑洞一樣,不知道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將算法視為黑洞的說法,一般來自人文社科領域的研究者較多,其實也不難理解,由于學科之間的差異導致對專業知識的了解程度不同,算法是黑洞這一說法更多地與科技倫理聯系在一起。持該類觀點的人認為算法會成為少數人控制多數人網絡社會生活的重要工具,算法的濫用會造成新的網絡生存權的不平等。

                對于算法濫用的質疑,有其充分的合理性。從目前互聯網發展與應用的現狀來看,算法在各大互聯網平臺和服務中的使用,已經產生了明顯的負面效應,例如信息繭房現象,由于互聯網內容平臺根據用戶對內容的喜愛和偏好構建了基本的算法邏輯,因此造成用戶在長期的使用中接觸單一的信息類型,最終會損害用戶在信息上的自由選擇權以及理性觀點的形成。正是由于對算法擁有和使用權利的不平等,可能會造成在網絡信息接觸、媒介使用、觀點形成、消費選擇等諸多方面的巨大不平等。

                算法屬于認識和理解門檻較高的專業知識,一般大眾不大可能對它有一個清晰和準確的理解。可以說,人們對于算法使用后果的這種擔憂不無道理,也是人類面對新技術時秉持一貫的批判思維的必然結果。任何一項新技術的產生,在帶來巨大便利的同時,也會產生很多負面效應,這種質疑的思維與聲音有助于我們在新興技術面前保持理性和冷靜。


                二、源自何方


                將算法視為黑洞,這種說法雖然在近幾年比較流行,但是本質上仍然是屬于學科之間分隔的結果。以前在計算機興起的時候,大眾對于計算機的興趣集中在使用層面,而對于背后的操作系統尤其是底層的程序語言與架構等方面一無所知。這種對于計算機的跨行業的無知與回避態度,是長久存在的,就像我們以前只會使用計算機操作系統而不太會去關心后臺編程語言知識。畢竟電腦操作系統對于人類生活的浸入程度還不是很深,如果說以前人們對于自己不了解的事物可以采取此類態度的話,那么今天人們對于算法的關注以及有關算法黑洞的擔憂,深層次的原因在于互聯網技術對于人類社會生活的巨大改造力。
                時下的人們生活在一張網中,這個網就是互聯網。在這個網里,不僅有滿足人們資訊需求的各類信息內容,也有舒緩人們緊張神經的娛樂元素,更有與大家每天生活息息相關的服務。更為重要的在于,如今,互聯網在向人類提供上述服務的時候,并不是被動地按照人類的需求來進行的,而是通過對用戶行為痕跡的采集與分析來實現主動地推送,這在某種程度上取代了用戶自己對于信息的選擇權利。將海量用戶的行為與內容數據轉化為具體的服務形態,算法在其中扮演了至關重要的角色。沒有算法的銜接,這些數據就是一堆雜亂無章的數字,也就談不上開發出適合用戶喜好的內容與產品形態。
                從某種意義上講,算法成為聯接互聯網公司數據采集、產品開發與服務用戶等一系列環節的關鍵要素,也是互聯網平臺與用戶之間權利博弈的關鍵。誰掌握了算法,誰就控制了互聯網當下權力的按鈕,也就占據著事實上的主動。算法,不僅是互聯網產品開發和競爭背后的主導性規則,也是互聯網道德與倫理討論的焦點。


                三、算法的本質


                既然算法是互聯網權力的重要組成,那么算法到底是什么呢?它究竟是不是黑洞呢?
                我們來看算法的歸屬,即算法到底是屬于哪一個領域的專業知識?很多人會認為算法是屬于計算機知識的范疇,其實這是一個誤區。我們看到的算法,更多是通過計算機程序語言來實現的,因而會給很多人造成一種錯覺,即算法好像是與計算機天然聯系在一起的。其實這是一個誤區,算法思維本質上是管理思維,它的目標是找到解決問題的最優解。當然對于最優解的執行落地會因具體的產品應用環境不同而有所差異,但最優解在商業層面的落地無非是追求最低解決成本與最高解決效率兩個大的方面。以常用的地圖導航為例,用戶在前端界面看到的是一個地點到另外一個地點的路線規劃,而產品服務背后則是動態規劃思維的運用。比如我們如果要尋找北京到廣州的最短路線,可以把中途可能經過的城市分為幾個階段,比如北京到鄭州,鄭州到長沙,長沙到廣州。這樣,要尋找北京到廣州的最短路線,那么找到北京到鄭州的最短路線、鄭州到長沙的最短路線、長沙到廣州的最短路線這三個部分即可。這種思維的本質就是把尋找大范圍的最優解分成尋找幾個分支部分的最優解,對于運算量的減少是非常明顯的,能夠相應地縮短平臺對于用戶導航需求的響應時間,同時也能較好地提升響應質量。
                在運用算法驅動產品開發與解決用戶痛點的過程中,第一位的仍然是宏觀層面的思維問題,即用哪種方式去解決遇到的問題。在地圖導航這個產品上,如何快速解決用戶發起的導航需求,最重要的在于找到一種快速尋找從出發地到目的地的方法,而將大范圍的最優解尋找分成階段式的最優解尋找,無疑是在商業上最合適的做法。這樣就兼顧了解決成本與解決效率的問題。大量的地理信息、平臺用戶數據如何在這其中轉化為具體的服務內容,則是編程語言所要完成的。在業界的實踐中,對于算法工程師的測試除了編程語言的掌握,還包括對解決問題思維的考察,這也說明了管理思維在算法搭建中的重要作用,可以說管理思維是主干,具體的編程語言是枝葉。
                算法的本質是管理思維,目標是尋找問題的最優解,它并不神秘,更不是黑洞,將算法視為黑洞是一種魅化科技的思維。只有走近它,了解它,才能知道它的所能和不能,也才能得出一個對它理性而全面的評判。

          周閱讀排行

          • 沖突就是生動化——倚老賣老,北大倉

            同樣是訴求“百年”,我們如何形成差異化;同樣在講歷史,我們如何把冷冰冰的數字,變成消費者生動感受的特點,對品牌產生信賴感,這是我們需要解決的問題。

          • 讓我們聊一聊賽事廣告

            根據市場研究公司 Zenith 發布的數據,本次世界杯中國企業的廣告總支出以 8.35 億美元位居榜首,占各國企業投入的總計 24 億美元廣告費用的 35% 左右。如此高的占比自然引來眾說紛紜,有說中國品牌成了這場西方抵制的世界杯的接盤俠,也有說這些錢花得冤……就商業廣告而言,在投入后評估收益(或利益)與意義是理所當然的,至于究竟是利益重要,還是意義重要,這或許取決于你從哪個視角看問題。

          • 中國廣告業當下的主要矛盾是什么?

            黨的十九大剛剛閉幕,會議報告中有關中國社會主要矛盾的內容尤其引人關注,對此問題的表述以往我們耳熟能詳的版本,是“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求與落后的社會生產力之間的矛盾”,如今則是“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與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十九大有關中國社會主要矛盾的表述是指導我們認識當代中國以及未來一段時期內社會主要矛盾的重要依據,從上述表述中我們不難得到兩點啟示:一是中國社會主要矛盾經歷了一個歷史的變化過程;二是當下中國社會主要矛盾的內容是什么。貫徹與執行十九大的精神,就是要把它與各行各業發展的實際相結合,具體到廣告業,我們需要思考兩個問題:一是中國廣告業的主要矛盾在歷史進程中經歷了怎樣的變化?二是中國廣告業當下的主要矛盾是什么?對這兩個問題的回答不僅需要回到中國廣告業的歷史發展長河中去尋找答案,而且需要對當下中國廣告業的發展實際做一個全面的思考與總結。

          詳細頁的廣告

          本周推薦

          第二排廣告
          在线网站你懂得老司机